沫少

[巍澜]特调处是个基佬窝

  “嗯…嗯啊…哈,哈。”赵云澜在床上挣扎着。
  “才这点力度就受不了了?”沈巍凑到他耳边。
   赵云澜的眉毛拧到了一起:“你,你废话呢……”
  “轻,轻点,疼……”赵云澜倍感不适。
   沈巍的动作温柔了下来,“好,我轻点。”
  “停!”赵云澜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,“黑老哥,您别给我按摩了,我都快被你捏死了。”
  “哦?”
   这时,赵云澜身上的浴巾滑落,刚要伸手去抢,被沈巍一把握住手臂。
   因为被压制,赵云澜两腿自然分开。
   沈巍笑了笑:“接下来的,才是真疼。”
  [拉灯部分请自行想象]

[巍澜]来一个早安吻

   “啊——案子终于办完了,这一觉睡得真安心。”赵云澜打了个哈欠,从床上坐起来。
   “你醒了。”沈巍正在厨房里忙活,向着房间方向看去。
   “是啊,黑老哥,你能不能过来一下。”
   “怎么了?”沈巍停止了手中的活,推开门走到床前,“哪里不舒服吗?昨天有点……”
   “打住打住,黑老哥,你凑近一点。”赵云澜道。
   沈巍凑了过去,赵云澜指指自己的脸颊:“不来个早安吻么?”
   沈巍没对着赵云澜的脸,反而对着唇吻了下去,吻了半天,才舍得放手。
   赵云澜有点意外,担心他继续下去,毕竟腰还疼呢,连忙摆摆手:“好了好了,去做饭吧黑老哥。”边说边推着沈巍。
   沈巍担心赵云澜的身体,也没想继续下去,去了厨房,与此同时,赵云澜也从床上下来。
   沈巍正洗着菜,赵云澜突然抱住沈巍的腰,头搭在沈巍的肩膀上:“今天早晨吃什么?”
   沈巍说:“你再吓我,我现在就让你躺在床上下不来。”
   “哎哎哎,我错了还不行。”赵云澜这才松开沈巍,小声嘀咕:“真没情趣。”
   之后赵云澜一直乖巧的坐在桌子旁。
   怕了怕了,我赵云澜还真怕了你了。
   一直到吃饭时赵云澜的怨气才少了许多。
   毕竟赵云澜可是见了媳妇,沈巍做的饭就不要命。

[巍澜]面面女装记(甜爆)

   最近,沈面有一个苦恼。
   不是哥哥又抛弃我,也不是不给我做饭。
   而是……赵云澜,我哥的爱人,天天欺负我。
   因为面面爱上了棒棒糖,沈巍不给我吃,赵云澜每天各种威逼利诱给我穿女装……
   面面害怕,但面面想吃棒棒糖……
   赵云澜这个家伙一肚子坏水。
   面面生气,面面讨厌哥哥。
   别以为面面不知道你赵云澜心里打什么主要,不就是想看我哥穿女装嘛,哼,那个棒棒糖,我……我还是穿吧。
   对不起哥哥,面面错了,面面真的不是故意的,面面委屈巴巴。
  (以上为沈面自述)
   然而,沈巍早已察觉了不对。
   赵云澜这家伙怎么没事就一脸坏笑的看着我……
   有鬼,绝对有鬼。
   直到沈巍某天提早下班回家……
   看到沈面穿着小裙子,赵云澜在旁目不转睛,听到开门声,两人齐齐扭头看他。
   时间好像静止了。
   尴尬。
   沈巍当场炸毛。
   沈面被赶了出去。

   [拉灯]

  结果,第二天赵处的腰就不好了。
(七夕加更甜文,希望你们能喜欢!)
 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!

[巍澜]赵云澜“反攻”?(甜文)

  “最近一个案子都没有,无聊死了无聊死了!”平日慵懒的大庆忍不住抱怨道,“连我都觉得无聊,也不知道老赵怎么想的,还让我们在这工作,这哪里是工作,明明是待着嘛!”
  “呵呵,死猫你就别想了,还不是让我们留他和沈老师二人世界。”林静回过头。
  大庆插着腰抗议:“哼,要不是他给我小鱼干给得还算大方,我才不答应他呢!”
  与此同时,赵云澜这里出现了一个天大的机会危机。
  起因是这样的,在赵云澜大概教会沈巍怎么用手机后,沈巍正摆弄着,看到一个发来的短信:您的余额已因特殊原因被冻结,请点击网站查看详情,沈教授以为出了什么大问题,点了进去,然后,赵云澜的就收到了一条短信,您已转到﹉账户1000元。
  钱是不多,找那电脑狂魔黑回来就好。但赵云澜直接忘了钱的事,看沈教授可怜兮兮站在旁边的模样,赵云澜存心想找机会那啥……
  好好的一个大美人,非当什么……赵云澜心里直犯嘀咕。
  “咳咳,怎么着吧?”赵云澜清清嗓子,对着一旁的沈巍说。
  “我……我帮你打扫房间。”沈巍低声说。
  “不不不,还有呢?”赵云澜紧逼。
  “我,我今天给你做好饭……”
  “跟你吃哪天不是好饭啊,还有,沈教授怎么结巴了?”赵云澜调戏道。
  “我……”
  “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。”
  “你想要?”沈巍终于忍不住说出来了。
  “不不不,”赵云澜对上次的经历心有余悸,“要不,今晚……”
  沈巍沉默着。
  “我来?”赵云澜指着自己,一脸讨好地问。
  “不行。”沈巍拒绝。
  “但既然你犯了错误,就得接受惩罚嘛。”
  “好吧,我答应你,就一次。”
  “漂亮,来,黑老哥,走,咱们回家。”赵云澜拉起沈巍就走。
  “可这是白天……”
  “白天怎么了,我等不了了,走。”
  一到家,沈巍刚脱下外套,就被赵云澜扑在床上。
  “你太急了。”
  “不急不就又被黑老哥算计了嘛。”赵云澜说。
  赵云澜开始亲吻沈巍的脖子,沈巍感觉哪里都是热的,热得难以呼吸。
  赵云澜幸灾乐祸。
  这时,沈巍突然一个翻身在上面,说:“你来可以,但你觉得我会在下面?”
  “难道不是吗?”
  “不应该是我吃你吗?”
  蛤?赵云澜觉得有点不妙。
  这句话当场给赵云澜泼了一桶冷水。
  没良心啊。
  “来啊,继续。”沈巍一笑。

  [拉灯]

  所以虽然是小澜孩来但沈教授依然是攻的那个(你们能看懂吧)

[巍澜]性感沈教授在线吸血(慢车警告)

  (沈巍变成吸血鬼预警!慢车预警!)
  “唔,疼……”赵云澜扭动着身子,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沈巍。
   沈巍察觉到了身下人的反抗,停止了动作。
  “沈巍,你今天怎么……”赵云澜连忙问,今天沈巍好像吃错了药,完全变了一个人,眼睛也变成了红色,力气出奇的大,他都没法反抗。
   沈巍眼中泛着血光,好像要把人吞噬进去,他沉默着,静静地看着赵云澜,看得赵云澜心里发毛,又不敢动他一下。
  “血,我需要血……”沈巍目光中充满了贪婪和渴望,锁定在赵云澜的脖子上。
  “嘶——”突然,沈巍张开嘴,不知什么时候里面长出了獠牙,对着赵云澜扑了过去。
   赵云澜以为自己玩儿完了,凉透了,这沈巍要是发起疯来,谁能招架的了,不过死在自己的爱人手里,倒挺悲壮…
   沈巍的动作慢了下来,轻轻地咬了一下赵云澜脖子,赵云澜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了两个小洞,血一点点地往外流。
  “多鲜美啊……”沈巍舔舐着,这样的场景赵云澜没法想像,但现在已经发生了。
   暧昧,疯狂,就在进行到一半,赵云澜也快晕过去时,沈巍大叫一声向后退去,目光又变回了从前,显然恢复了神智。
  “赵云澜!”沈巍立刻跑到赵云澜跟前,紧紧地抱着他,“赵云澜,你醒醒!”
  “没事了,你好了……”赵云澜虚弱的说。
   沈巍用能量给赵云澜疗了伤,赵云澜的脸恢复了血色,也恢复了体力。
  “唉,黑老哥,我没事了,倒是你,刚才可把我吓死,还以为我就要以身殉情了。”
  “别瞎说。”沈巍责怪道。
  “不过,你看我这样,有点……”赵云澜指指自己。
   沈巍顺着他的手指望去,才注意到,赵云澜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,但周围布满了红痕。
   沈巍慌乱地移开目光。
  “不太好吧?不知黑老哥怎么补偿我?”赵云澜凑近沈巍,得意地扬扬眉毛。
  “对不起。”沈巍强忍。
  “唉,别光对不起啊,行动上呢?”赵云澜嬉皮笑脸地问。
  “那……我们继续。”沈巍抱起赵云澜。
  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赵云澜望着沈巍身后凌乱地房间,哭笑不得地挣扎着。
  “晚了。”

  [拉灯]

一个急刹车

[巍澜]相思病(刀中带糖,慢车)

   最近,沈巍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差,不停地咳嗽,本没有在意,没想到越来越严重了。
  “咳,咳——”沈巍正在特调处上班,连忙拿来纸巾咳在里面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狼狈模样。
   而纸巾上,是触目惊心的血丝。
   他不知道,应该说不愿,了解自己得了什么病,赵云澜见他最近身体不舒服,硬把他拉到了医院检查。
   医生说沈巍身体没有一点问题,查不出来,让赵云澜看护好病人,应该能自愈。
   赵云澜扶着沈巍回了家。
   沈巍心中已经知道是什么病,再这样下去……
  “沈巍,你是不是在瞒着我?你得了什么病?”赵云澜的声音在沈巍耳中回荡着。
   可,我不想……沈巍看了赵云澜一眼,低下了头。
   我们是兄弟,兄弟……沈巍感觉身子说不出来的沉重,脑袋要炸裂一样。
  “你说啊,只要你说,就算死,我也会让你好起来!”赵云澜揪住了沈巍的衣领。
   是,吗?沈巍突然像疯了一样把赵云澜扑倒在床上,眼中没有了平时的温文尔雅,取而代之的是狼一般的渴望。
   亲吻,撕碎,一气呵成。
   赵云澜没有反抗,他心中已经猜到了大半。
   第二天,天刚破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赵云澜睁开眼,昨晚的疯狂被平静取而代之。
  “我乃黄泉下之人,昨晚,把你伤了,对不起。”沈巍先说话了。
   赵云澜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。
  “你喝了这药,应该能好点。”
   赵云澜把药推开,他想自己好起来,他知道那是他爱人的血,起码现在是了。      
  “我是药,对吗?”赵云澜说。
  “对不起,我吸了你的血气,对不起……”
   赵云澜打断了沈巍的话,“你知不知道,就这点代价,我有什么付不起的,你都不愿意跟我说?何况我早就……”
  “早就什么?”
   赵云澜一愣,“我早就……早就对你动心了,对,原来我早就……”
   沈巍的心好像被狠狠地抓了一下,原来他……
   赵云澜突然一笑,“你真傻,我是真的,不想负了你……”
   沈巍紧紧地抱着赵云澜,“你没有,你一直都没有负我……”
   赵云澜把沈巍轻轻推开,这次俯身吻了上去,赵云澜感到,沈巍的脸颊上,滚下两行热泪……
  “我不许你哭。”赵云澜心疼地低语。
   沈巍一把擦去眼泪,笑了。
   赵云澜也笑了。
   今生今世,都不会再负彼此了。
   一眼,万年,永恒。
   [完]

[巍澜]吃最甜的那个(短篇,慢车请进)

   傍晚,赵云澜照例接沈巍下班。
   车上,沈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驾驶座上的赵云澜。
  “唉,黑老哥,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看得我心里怪毛的。”赵云澜打破了沉默。
  “哦。”沈巍回答。
  “好吧,来,你找个话题。”赵云澜无奈地说。
  “今天给你做海鲜。”
  “漂亮,黑老哥讲究!”赵云澜拍了下掌,“还有呢?”
   沈巍一手把赵云澜嘴里的棒棒糖扯下来,“你别天天吃这么多糖,对牙齿不好。”
   赵云澜把脸凑到沈巍面前,“这不是戒烟不得劲嘛,考虑那么多多累啊,你说呢?”
   沈巍一手怼回去:“你好好开车。”
   一路无言。
   赵云澜甩手把外套丢在沙发上,沈巍过去拿起来挂好,又开始忙活今天的晚餐。
  “黑老哥真贤惠啊。”赵云澜躺在沙发上,使劲伸了一个懒腰。
  “不像你。”沈巍回头就是一个白眼。
   沉默间,赵云澜走到沈巍后面。
  “干什么?”沈巍问。
  “那个,你说的事情我认真地考虑了。”
  “什么事?”沈巍一时没想起来。
  “你说总吃棒棒糖不好,所以我换了一个。”赵云澜强忍着笑意。
  “换了什么?”
  “换了一个更甜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沈巍刚要接话,赵云澜一个俯身吻了过去。
  “宝贝,你最甜了。”
   沈巍的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  “好了,接着做吧。”赵云澜做出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  “不做了。”沈巍说。
  “啊?那今晚吃什么?”
  “吃你。”沈巍直接将赵云澜抱了起来,向卧室走去。
  “唉,黑老哥,诶诶,沈巍……我错了,别啊。”赵云澜欲哭无泪,怎么撩一下还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  “这种事情,不能后悔。”
   赵云澜再次欲哭无泪。
   沈巍把赵云澜丢在床上,利落地把赵云澜的衣服扯了下来。
  “宝贝啊,这样怪冷的……”
  “待会就热了。”沈巍答。

[拉灯]

[巍澜]我是你的情人节礼物(有车慎入)

   午间,特调处散发着一股懒洋洋的气息。
  “困死了,困死了。”赵云澜躺在沙发上,大声打了个哈欠。大家习以为常,都当看不见。
   赵云澜早已习惯被无视,这次却猛地坐起来,“各位,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。”大家这才抬头看他,赵云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大声说:“明天就是情人节了,最近也没什么案子,咱休息一天,怎么样?”
  “呵呵,赵云澜,明天是你和沈教授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吧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那点心思。”大庆往地上一蹦,变成人形,满不在乎地说。
   赵云澜有种被揭穿的感觉,恼羞成怒地说:“死猫闭嘴,哪轮得到你说话。”
  “你还不让我说话,就因为你和沈教授,我晚上连家都不能回。”大庆幽怨地抗议。
  “是啊,我们可是得天天吃某人的狗粮了。”祝红白了赵云澜一眼,扭头走了。
   赵云澜强忍心中的不爽,问一旁的小郭:“你呢,你有什么打算?”
  “赵处,我打算跟楚哥一起过。”郭长城挠挠后脑勺,很不好意思地说。
  “哦,也好,老楚那家伙……”赵云澜点点头。
   赵云澜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林静,你跟我来。”“来了。”林静这才从电脑游戏中拔出身来,什么事?”
  “你跟我来。”赵云澜把林静拉到一旁,“林静,你帮我个忙,你……”
  “老赵,没想到你真的要……”林静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置信。
  “嘘,别让他们听见了。”赵云澜说,“帮我这次吧,看在兄弟的份上。”
  “好吧,但你小心点用……我怕……”
  “没事的,失败我也不会把你供出来的。”赵云澜信誓旦旦地承诺。
  “但愿是吧。”林静将信将疑。
   情人节晚上,沈巍一进门,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空气中有一股香味,漆黑的房间突然被照亮了,只见客厅周围摆满了蜡烛,烛光摇曳着,有一股浪漫的气息。
   赵云澜突然从后面抱住了沈巍,“小巍,想我了吗?”
  “赵云澜,你……”沈巍的眼神突然迷离起来,没有挣脱,身子往下一软。
   赵云澜一把抱起沈巍,向客厅走去。美人在怀,赵云澜啊赵云澜,你可真是人生的大赢家啊。赵云澜颇为得意地想。
   沈巍感到自己被放在了床上,一双手在自己身上不安分地乱动着。
   赵云澜轻咬着沈巍的耳朵,沈巍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,空气中充满了暧昧的气息。
  沈巍的衬衫被褪去大半,香肩半露。“宝贝,你也太辣了。”赵云澜感到鼻血快流出来了,没想到黑老哥也有这一天,看来林静还是有点用的。
  “好,接下来就该……”赵云澜正自言自语,突然沈巍动了动。什么?难道……赵云澜觉得事情不对。
   突然,沈巍一个翻身把赵云澜压在了底下,“赵处的胆子,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
  “沈巍,你……”
  “我该怎么惩罚你呢?”沈巍笑了笑。
  “那接下来,就当是情人节礼物吧。”

  [拉灯]

(小澜孩表示想哭)

[巍澜]处男?马上就不是了(有车慎入)

(时间是剧版大战之后,赵云澜和沈巍还未发生关系,而沈巍想找个机会你懂的,乱七八糟)

  今早起来,赵云澜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。

  “怎,怎么回事?”上次失明的惨痛经历,赵云澜心有余悸,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后,更是吓了一大跳。怎么办?问问沈巍,他一定有办法。

  “咣——”特调处的门被粗暴地踢开,往常赵云澜一定会吊儿郎当地说声“大家早上好啊——”再伸个标准的赵式懒腰,收获某个人的白眼,今天却只能一言不发,别提心里多憋屈了。

  “呦,老大早上好啊。”林静顶着爆炸头从实验室出来,无奈地说:“最近研发的新型3.0版爆米花机又不成功,气死我了。”

  赵云澜无心应答,也回答不了,只想去找沈巍。来到沈巍的专属顾问办公室,赵云澜敲敲门。“请进。”沈巍冷冷的声音传出。

  赵云澜迫不及待地打开门,立刻坐在沈巍面前。“赵云澜,有什么事情吗?”沈巍好像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,微笑着说。

  赵云澜在沈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地翻来翻去,找到了张纸和笔,在纸上写道:黑老哥,你帮我看看,我怎么说不出话来了。还画了个欲哭无泪的表情。

  沈巍强忍着笑说:“你凑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 赵云澜凑到沈巍面前,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了几厘米,赵云澜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这沈巍,真是个大大大美人……

  沈巍怕自己把持不住,连忙说:“你这个样子,今天先别上班了,回家等我。”

  赵云澜还沉浸在沈巍的容貌里,听到沈巍的话后没细想,逃也似的跑了,拿出纸巾擦鼻血,妈的,差点没忍住。正好偷一天懒,回家!

  回到家后,赵云澜无聊地刷刷手机,等沈巍回来帮他。我总不能当一辈子哑巴吧!赵云澜担心地想。

  “我回来了。”沈巍悄无声息地进了门,吓得赵云澜把手机摔到了上。发出“啪”的一声。

  “没事吧?”沈巍飞奔过去,扶着赵云澜,一脸关心。

  赵云澜哭笑不得,又用笔在纸上写:黑老哥你有办法吗?

  沈巍突然难得地坏笑了一下,“有啊,就看你愿不愿意。”

  这种时候,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!我愿意!赵云澜写道。

  “好,你说的。”沈巍一手突然抓住赵云澜的衣领,另一只紧紧地从后面环抱住赵云澜的腰,对着他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,用舌尖不断撩拨着。

  “唔……”赵云澜被吻得不知所措,又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,但吻在继续,他不但接受了,还在回应着沈巍,感受着他的气息,不舍得放手,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多好……

  沈巍停止了这个绵延而深情的吻,他还想更近一步。

  “云澜。”

  “黑老哥,我好像好了……”

  “不,还没好利索。”

  沈巍直接把赵云澜摔在床上,粗暴地扯他的衣服,大大小小的吻像暴风雨一样落下,像机饿的狼。

  “黑,黑老哥……”

  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 “沈……沈巍,我还是处……”

  “处男?马上就不是了。”

  [拉灯]

(攻受分明,完美)